P86 清海無上師19951112月 於福爾摩沙西湖畫『陰陽戰』

 

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 從作畫和典籍,探討人類與萬物相處之道. P. 87-93
 
從作畫和典籍,探討人類與萬物相處之道

清海無上師以中文講於香港禪三 1994.04.01-04 (影帶編號#414)

事出有因,禍福自己造

我在這邊沒事幹也可以,幹麼有時候要畫畫?因為我要這樣過日,我喜歡畫,我就畫出來;畫出來的話,我的鼻子、眼睛、頭髮、手啊,還有我漂亮的衣服,到處都是畫畫的顏料,我自己本人也變成一幅畫(師父笑)。我畫出來一幅畫以後,我全身也變成油畫,這是我自己造出來的,不能在那邊抱怨說:「唉呀!怎麼上帝讓那些顏料噴到我身上呢?」

如果我畫完以後,馬上全身都是油彩的話,我就會記得這個緣故,知道是我自己畫畫才弄得那麼髒,我去洗一洗就好了。但是像別的事情,有時候相隔很長的時間,或是發生在幾百年前、幾十年前,我們出生以後就忘記了,忘了我們以前欠哪一個人多少錢,或是我們前世打人,現在他回來打我們,我們忘記以前的事,然後就哇哇叫說:不好、不好、不好、冤枉等等。事實上很多事情都是我們自己造出來的。

 

P89 清海無上師20071227日於法國巴黎 國際聖誕禪四(與全球聯絡人的聚會)


順應自然,尊重萬物

在《莊子》裡面有一個故事,提到河神問海神說:「什麼是天?什麼是人呢?」海神說:「馬啊,他用四隻腳跑,那就是天;用繩子穿過馬的鼻子,然後把他綁在一個地方,或是叫他做事,那就是人。」(《莊子》秋水篇原文:河伯曰︰「何謂天?何謂人?」北海若曰︰「牛馬四足,是謂天;落馬首,穿牛鼻,是謂人。」)我們沒有順其自然,想要綁這個、要抓那個,要把牛的鼻子鑽一個洞,然後穿一條繩子過去這樣拉他。上帝生牛出來,他的鼻子這裡沒有一個洞,也沒有繩子,這樣做的就是人。

真的如是!上帝生牛出來就完成了,他自己要跑就跑,要吃就吃,要睡就睡,要死就死,要互相打架就互相打架。人卻把他抓過來,挖一個洞在鼻子這邊,控制他,叫他做這個、做那個。人類做了很多這種事情以後,也順便把人挖一個洞在鼻子那邊,然後控制他們,以前確實有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
以前不是有一些所謂比較聰明、比較文明的白人,抓那些黑人或是那些落後國家的人,也許沒有挖他們的鼻子,不過也是讓他們很痛苦。有時候用那個很熱的鐵,在他們鼻上或額頭印上號碼或是特號,表示說那個奴隸是屬於哪一個派,或是哪一個富有的人的,這樣也是像對待動物一樣嘛!所以這就是人。上帝沒有叫我們這樣弄。

上帝造黑人出來,一定不是為了來當白人的奴隸。而且黑人都住在非洲那邊,根本沒有跟白人有任何關係,也不會來那邊吵他們。你們看亞歷克斯‧哈利(Alex Harley)所寫的《根》(Roots)那本書,描述非洲奴隸的故事:從黑人祖先被抓,一直到他們在美國繁衍下一代,然後進行革命、爭取平等整個過程。那本書這樣那麼厚,都是記錄那些令人很難過的真實故事。人對人哪,真的不如動物啊!動物他們不會彼此對待這個樣子,除了有時候為了搶女朋友或是爭奪地盤,才會互相打仗一點,不然他們不會彼此對待那麼殘忍。而且動物又不是人,我們都罵他們是動物,那他們有權利可以做野蠻的事情,而我們是人,怎麼能這樣做?不過我們做習慣了以後,良心都鈍掉了,沒有感覺了,不知道殘忍、仁心是什麼。

 

P90 清海無上師19931月 於福爾摩沙屏東


聖者悲憫眾生的胸懷

我還沒有修行以前,就已經不忍心虐待動物了,以後越修行越敏銳。好久以前,我去西班牙度假的時候,我不敢去看鬥牛表演,因為我覺得太殘忍了。不過那時候我還有騎馬,因為在那個地方又不能走路,大家都騎馬,所以我也騎。但是現在我連騎馬也不忍心騎,覺得比較尊重他們,也許他們不會在意,不過我很敏感,不忍心騎他們。

以前我曾經去緬甸朝聖,因為那邊有很多古老的寺廟,木頭佛像、銅佛很多,所以我們去那邊看看、拜拜。那邊有很多馬車,那個時候我已經比較敏感了,我看那隻拉車的馬太苦、太吃力了,本來那個椅子坐八個人就夠多了,結果還擠兩個人在前面,又擠兩個人在後面。那邊很熱,馬車伕又一直打他,他不走不行嘛!喔,我看了受不了!

不過我想一想,如果我不坐的話,他就沒錢買東西給那隻馬吃,也不是真的幫忙什麼。所以我在那邊進退兩難,內心很難過、很難過。我希望我能夠把那隻馬放生,不過放生了以後,人家還會抓回來做更恐怖的事情,甚至把他吃掉。還有,如果我想帶他搭飛機,怎麼帶呢?而且整個世界那麼多馬,怎麼放得完呢?還有牛啊、狗啊、小鳥、烏龜、魚等等,唉呀!沒有什麼東西人類不抓來玩的。玩還可以,有時候對待他們真的很殘忍,那就是人???

傷害眾生,招致苦難

上帝造動物出來幫助我們、給我們觀賞、陪我們,結果我們卻把他們抓來虐待,然後利用他們等等,讓他們很痛苦。我們對待上帝造出來的生物是這樣子,然後又期望上帝對待我們好。然後因因果果這個樣子,一直造出來很多痛苦的情況。我們每天虐待動物,他們那種痛苦的氣氛也會黏在我們身上,黏久了以後,就把我們壓下來,讓我們沈在那種痛苦的氣氛裡面。那時候我們就痛苦了,我們得到不好的命,然後才在那邊哇哇叫,說上帝怎麼不公平。沒有任何東西會平白消失,動物痛苦的氣氛會留在那裡,然後一直黏在我們身上。

有一部電影描述一個人,他好像有修行,所以有一種靈感,他摸什麼人的房子、椅子而已,就知道那個人殺人。他摸椅子而已,不需要摸到人,對方殺人的景象都會顯現在他的面前,他就知道那個人殺人。真的是有這種事情,因為那種氣氛還會留在那裡,你跑不掉。如果我們是在很久以前做這些事情,然後我們死了以後再生回來,那些氣氛還會黏在我們身上,不過我們忘記為什麼,然後就哇哇叫,說上帝怎麼樣、怎麼樣。

 

P92 清海無上師20071024日 於法國巴黎禪三


原諒敵人,方為上策

有時候我們真的是無辜的受害者,有時候則是我們自己造出來的,現在我們也不知道是哪一種情況,然後就互相殘殺,下輩子再回來報仇。不管你現在是無辜的受害者,或是你自己以前造出來的,還是會造成因果循環。因為如果是你以前造出來的話,你現在又不甘心別人對付你、欺負你,於是你又想辦法報仇。而那個人因為你以前欺負他,現在他就欺負你,但是你又向他報仇,所以他下輩子又再回來欺負你,然後就永遠沒完沒了。

如果現在你是難民,被人家欺負的話,或許你以前沒有做很壞的事情,不過有時候自己殘暴出來,像把牛的鼻子挖一個洞,比方說這樣子,自己造出來一些因果,然後又欺負那些比較無辜的人。結果那些無辜的人就生氣、憎恨你了,然後又想辦法報仇。從那個時候就開始冤冤相報了。那些無辜的人這輩子本來是難民,下輩子就變成你的仇人;然後這些仇人下次又變成難民,這些難民下次又再來當你的仇人,這些仇人下次又變成難民,這樣子輪輪流流,然後世界就開始亂了。

所以佛啊、耶穌基督都勸我們原諒敵人、愛敵人,不管我們是難民或是以前自己造出來的因果,原諒敵人是最好。因為我們現在已經不記得前世對他做了什麼;就算前世我們沒有對他做什麼,現在他欺負我們的話,我們也是要原諒他,不然一直這樣仇仇恨恨、冤冤相報,那什麼時候才了呢?

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 從作畫和典籍,探討人類與萬物相處之道. P. 87-93

 
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oceanhui的部落格

oceanh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