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 創意美學 P156-165

 

清海無上師以中文講於福爾摩沙西湖 1992.05.05(師父為悠樂園剪綵、切椰子,大眾歡呼鼓掌)大家快樂,這邊叫悠樂園。好棒,哇!好漂亮,從來沒有這麼漂亮過,就像我們石頭燈一樣(大眾鼓掌)。男眾很辛苦,木工、水泥工、燈工都很辛苦,貢獻給同修享受,讓大家很舒服。

 

(圖:清海無上師1992年5月於福爾摩沙西湖)

 

 

 

照顧細節,獲致完美成果


大家慢慢欣賞,看看那個石頭亭。我去看那個紅色的,下面有一個紅色的最好看。我是設計者,這是我創作出來的,真的好漂亮!我很引以為傲,真的,這麼漂亮,從沒看過。我最擔心這個,怕弄不好看,因為不好做。本來這些磚石都很厚,但是我們不能弄太厚,所以我叫他們把它弄碎一點,比方說破成兩半,鋪的時候再接起來,才可以這樣鋪。如果把原石鋪上去,太厚不好看,太粗也不好;粗,不過不應那麼粗,因為這個比例比較小,所以不能太粗。如果石塊太粗,鋪的時候會凸出來,不是像那邊水泥牆,都會吃進去。


所以這個很難做,我們還做得到,很棒!我們徒弟真的很有才華,(大眾:師父有才華)我只是會說,我隨便說給他們做。(大眾:指導才重要,設計才重要)設計是比較貴啦!對啦!就是那些比較多嘴的人比較貴(師父笑),光會說,給人家累死那種就比較貴。自己不能做嘛,所以專門在那邊找麻煩給人家,叫人家去做這個、做那個,指指點點那種人是最貴的,給人家製造煩惱(大眾笑)。


這個燈我畫半分鐘而已,但是做的時候弄半天沒有弄好,要趕工,哇,好幾個人幫忙,連我自己也要下手,不然趕不上哪!沒有這個燈,感覺很單調、有壓迫感,因為全部都是石頭、木頭,而且一直扁扁、亮亮,感覺到不漂亮,弄這個燈上去,真的是不一樣!


這個簡單的燈沒什麼了不起,真的很簡單,我只花半分鐘就設計兩個(大眾笑)。就是做起來比較慢,不過樣式簡單,不是很複雜。(同修:不好做)不好做?簡單東西怎麼不好做?(建築師師兄:因為角度不好抓)會啦!會啦!我們是專門抓角度的啦(師父及大眾笑)。他每次都講那些事情,專業的人就不鼓勵人家,怕人家搶他的行業,所以一天到晚說這個不好做、那個不好弄,這個很難,需要三個月、六個月,那個需要三年這樣。我們大概一天半就弄好六個燈,包括設計在內,設計只花半分鐘,不要算。


我設計完了以後,也有一點緊張,怕弄不好看,因為那個木板很小,即使把石頭弄碎,也不簡單鋪上去,結果還是蠻好看,像花園一樣,很自然,遠看、近看不一樣。太漂亮啦!沒有這個燈的話,這個涼亭就不怎麼好看,因為比較單調嘛!

(圖:清海無上師1992年5月5日於福爾摩沙西湖悠樂園剪綵)

 

 

 

透過設計完善的燈具,達到平衡美感


不曉得大家喜歡的程度一樣不一樣。哇!這真的太漂亮了!這個燈比較漂亮,那紅色比較漂亮,那個石頭看起來很漂亮,這個更漂亮,不過這個弄太多也不好,所以弄一個而已,給人家流口水(大眾:比較稀奇),對!(師父及大眾笑)


奇怪,怎麼那麼剛好!這個燈配得剛剛好!(建築師師兄:燈不好配。我以前蓋好房子,都會跟業主選燈具,但是燈具很難選,因為我們看到的樣式目錄,都是照相照出來的,實際放到天花板,不是太小就是太大。所以,通常我選燈具都是選以前用過的,弄上去很好看的,我才選。那些我沒用過的,儘量不選,因為選的話,如果比例抓不好,放上去就不好看。事實上,要在一個空間裡面放上一盞燈,非常不好放,這是真的事情。尤其這個涼亭沒有固定的空間、沒有牆壁,要抓一個點更不好抓。那時候在掛這個燈的時候,長住師兄問我,會不會比較大?結果當我們試掛的時候,發現比例剛剛好。他說是按照師父設計的比例放大做的,所以我很佩服師父啊!)(大眾笑並鼓掌)


有的燈一盞要一萬多元台幣是不是?沒什麼,鐵而已。我們這裡也有,像上面那些路燈,看起來很有古典的風味,那些只是一點鐵而已,一盞要一萬多元,那是最便宜的。鐵做的燈,不管怎麼漂亮,還是比較有尖銳的感覺,怕怕的啊!這個比較柔和,感覺很舒服,一看就喜歡。這樣子也感覺到比較舒服,比較滿足、圓滿一點。外面做的不一樣,那些燈就圓圓這樣而已。


擺這樣的燈,給它很壯觀,不然的話,看起來很軟弱這樣,好像蠟燭一樣(師父笑)。是啊!因為這個燈比較大,(建築師師兄:特別大、特別大)很重,給人家印象深刻這樣,所以我特別告訴他弄粗一點,為了要壯觀。


師父本來是強調那種比較美麗、比較細緻的燈,不過在這邊,我強調要弄粗一點。真的,他弄很粗,完全沒有上顏料,把它割這樣,然後貼石塊上去,所以很快、很漂亮。這邊適合用粗的嘛!所以該粗還是要粗,如果這邊弄一個軟軟弱弱、苗苗條條的燈,誰受得了!配不上。


因為四周都很粗,你看,這個配得很好,那個石頭比較粗,那下面也粗,不過木板很滑、很細,然後配一個很粗的燈,這樣才平均。如果全部都粗,或是全部都很細,就不好看。如果這邊掛一盞木頭燈的話,也不好看,不出色,這樣太平均了。如果全部都是木頭,就不好看,太單調了。如果買人家做好的燈放進去,根本配不上,所以還是要自己設計,很快又很便宜。

 

 

(圖:清海無上師為石頭燈貼石片, 1992年5月5日於福爾摩沙西湖)

 


善用天賦才華


我專門催人家,專門督促人家。每天都拖拖拉拉的話,明天如果還有別的工作,怎麼辦呢?萬一明天我又設計別的東西,怎麼來得及做呢?所以我說:「你們趕快做好,然後休息,鬆一口氣,說不定等一下又有另外的工作。」


我還有做一點工作,不是沒有,能做的時候我都有做,給他們安慰一下,說師父有做(師父笑)。不然每次都叫他們做,他們會做革命,有一天他們會反過來說:「我設計,你來做。」
(師父問建築師師兄)工人有沒有曾經跟你講說,他設計,你來做?(建築師師兄:會呀,會這樣啊!他做累了就說:「換你做!」)哎呀,那個設計的人就要有頭腦嘛,什麼角落都要知道很清楚,工人他們盲盲目目這樣做,不會想那麼多。所以做什麼工作如果不需要用頭腦,很多人喜歡;需要用頭腦的工作,就比較累。


不過設計這個我不會說很累,沒有啦!我馬上設計,很快,大約半小時就好了。同X因為很有才華,我講一講,他就懂了。有時候我寫一半而已,我說:「另一半你知道怎麼弄。」差不多一樣嘛,把它加進去就好了,這樣比較簡單。


 那些萬歲燈也是很難做啊,需要磨啊、擦啊、割啊、雕啊,但是這個燈不用,弄在一起就好了,這個最好做。看就知道很簡單,因為想法先亮出來,最重要就是先有構想。


另外那些萬歲燈屬於不同的境界,適合擺在房子裡面,擺在比較貴重的房子裡。這個是比較適合放在戶外,品味不一樣。師父已經設計好的那些室內的燈,摩登的房子可以放,舊房子也可以放。但這個不一樣,特別設計放在戶外的,這種情況應該配不同的燈。所以每個房子最好配不同的燈。


(建築師師兄:我剛才講過,我們都選以前用過的燈,覺得好看的才敢用,這樣不用再花腦筋去想,因為常會失敗。)因為沒有什麼燈好選,不好選,對、對!師父設計這個燈也是很偶然,我一寫下去,比例就剛好這樣,運氣很好。我自己也嚇了一跳,怕設計太快,做起來太大、太高或怎麼樣,所以特別叫他先弄上來給我看一下,覺得滿意了,再繼續弄,不然就要改嘛!結果弄上來一看,很好看。


我本來要弄扁扁一點,不過這樣就好了。這個很小嘛,幾個而已,不用弄很多花樣。若是很多個,就要弄不同才好看,只有五、六個的話,一對一對這樣就好了。所以那邊三個屋頂,我也可以買不同的石頭來鋪,就是我不要啊!因為那是小團體嘛,不是很多、很多,我們就可以弄兩個這樣、一個那樣、三個那樣,就不一樣。就只有三個而已,如果你弄一個中央紅,兩個兩邊綠的話更亂,或是一個綠、一個紅、一個黃,哇!誰受得了!自己也受不了!燈也是一樣,因為它們差不多一樣,如果單一的可以處理,或是好多個這樣,我們再弄一個一個不同就比較好,不過顏色都要差不多,比較不會太單調。

 

 



師父的榜樣幫助大家克服恐懼


你們在這邊多學一些藝術感,不曉得成不成佛(師父及大眾笑),但最少可以成藝術家。

以前都是那些專業的人才能做,現在我們不用專業也可以做。他們看我做,發現太簡單了,以後大家都不怕了,都有勇氣做,就隨便貼、隨便好這樣。以前都沒有人敢做,做得好慢、好慢,師父出來做以後,大家都會了,現在每個人都會貼了。是啊!貼那個好玩,給他們貼,他們會喜歡。真的沒什麼!大家做什麼事,都感覺到很隆重、很隆重,事實上沒什麼,任何事都簡單,有自信就可以做,聰明一點,看一看也都會了。

 

 

 

(圖:清海無上師在悠樂園石頭亭的屋頂上貼石片 1992年5月4日於福爾摩沙西湖

 

 

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創意美學 P156-165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oceanhui的部落格

oceanh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