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SM天衣世紀之秀 P206 - 215

 

清海無上師以英文講於美國紐約 1995.04.16清海無上師新聞編輯組記錄 (原文為英文)


明師度人,不拘形式,明師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利益眾生,
這次的天衣秀又是一大明證。


「我本人不能做什麼,如果能做什麼,就是因為天意,有天上的靈感給我、加持我才能做出來,所以這不是我的,所以叫天衣。」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~清海無上師
 

天人交戰


要將天國的靈思在世上具體成型並不容易,師父後來透露,儘管當她設計時,已經可以想像每款天衣所將展現的風貌,不過還是必須克服種種人為的障礙,包括人們的我執、自大及成見。要跨越這天與人之間的鴻溝,著實不易,能將上帝賜予世人的美,呈現在我們眼前,實在是耐心、勇氣和自信心的大考驗。歷經二個星期艱難的溝通過程,縫製人員這也不行、那也不行,還一直要改師父的設計,後來師父笑著說:「如果沒有深厚的定力,我一定會被唸得動搖了。」 


為了大眾,師父經常默默承受誤解和壓力,當我們耐心等待開花結果的那一刻,才明白到師父的用心良苦,真心歎服師父超越的智慧和眼光,以及她無我奉獻的愛。 
針對設計天衣,師父做了以下的開示:「做這些衣服很難,因為我是跟徒弟一起做,你們也知道徒弟是什麼樣子,除了目不轉睛地盯著我,而忘掉我的指示之外,她們對衣服的款式也有自己的看法。我告訴她們開叉到膝蓋上面一點點。她們說:『不!師父,這樣腿會露出來。』我說:『妳們以前沒看過腿嗎?』(大眾笑)我說:『我並不是要賣這些衣服給出家人或修道院的修女,拜託!(大眾笑)我是要賣給祕書、職業婦女以及在社會上工作的女士,她們想要造型美麗又實用。如果不開邊叉的話,她們會有車禍,或者會在街上跌倒,妳們要負責任嗎?她們的孩子要準時搭公車,這樣她們要怎麼跑呢?徒弟全忘記了這些事,而狂熱地想人人都盤腿,全身包起來打坐。這就是當時的情況,拜託,別這麼嚴肅!(大眾鼓掌) 這就是跟徒弟一起工作的麻煩。』」

與世人分享真正的美
 
「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辦天衣秀?這當然是為了幫助人,因為大多數的時裝秀會把所得捐給需要的人,像窮人、病人,或有不治之症以及被忽視的人,這就是我們所要做的。我想:『好!至少我可以透過天衣秀做些有益的事。』要不然,我也不想辦天衣秀,所為何事呢?對徒弟來說,你們早就知道了,你們都看過所有我設計的服裝,所以我不需要辦天衣秀;對外面的人來說,他們看的服裝已經夠多了,不需要看我的。」 


「辦天衣秀是為了慈善目的,這很好,為什麼不做呢?況且我們可以展示給很多人看,可能會提昇他們對真與美的欣賞力(大眾鼓掌),也可以美化人們的品味,並藉由美提昇他們的靈魂。許多昨天晚上來看天衣秀的人來找我,他們的內心都有了變化。一開始他們對素食、打坐都不感興趣,但現在透過藝術,他們變得有興趣了(大眾鼓掌)。」 


「以純粹商業眼光來看,我們並沒賺錢,有時候這還不包括我們給慈善機構的捐款。但是賺錢一向不是我們的目的,賺錢也好,賠錢也好,重要的是與世人分享真正的美所帶來的喜悅,分享高貴生活及自我尊重所帶來的快樂。這個世界已經夠難看了,如果我們能用任何方式去美化它,都很好!(大眾鼓掌)

最不專業的超世界設計師


「我們的動機通常都非常單純,比方說,我原本不打算辦天衣秀,只是因為有些徒弟和朋友在服裝界工作,他們覺得我設計的衣服超越國際水準,所以要求我公諸於世。而當我說『好!』之後,天啊!事情之多超乎我的想像。他們一直告訴我說,他們是專家,什麼都知道。我的祕書也說:『我以前做過。』她以前做過。但是當我說『好!』之後,就什麼都要我來做。」 


「我們整套都配好了,任何模特兒只要全套穿上,自己整理一下,甚至不需要人幫忙;不過,當然她們一定會有人幫忙,而我是唯一沒人幫忙的。每個模特兒都有專人為她們穿衣、配鞋子、整理頭髮、補妝,每個人不一樣。我們都成套整理好,方便她們著裝。」 


「但專業的人一來,並不知道我的用意,而有他們不同的想法:『這個不要這樣配』,因此,台上亂成一團,這就是第一天的情況。所以我們有些徒弟說:『好,不要用專業的人,我們自己來。』而我的麻煩就更大了。工作人員都不同,頭一晚,全是專業的;第二晚,完全不一樣的人,都不是專業的。我必須克服所有這些頭腦的力量、我執、個性、人格及差異。所以我現在能在這,不僅是上帝的加持,更是奇蹟!」 


「昨晚,此地很多設計師都深受感動,他們來告訴我,他們不久之後會在加拿大辦時裝秀,他們說從昨晚我們的秀中學到很多。我們的天衣秀給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而我是全世界設計師中最不專業的。」

模特兒喜極而泣


「她們原本被稱為『巴黎天使』,然而我改成『巴黎美人』,因為我擔心天使留不久。她們真的好漂亮,美的驚人,雖然承受疲勞、時差、不同的氣候,她們真的呈現出最好的給我們。」


「模特兒和明星都對人保持距離,他們是藝術家,但對工作也會感到麻木,也就是所謂的『職業病』。她們沒有個人的選擇,而我卻告訴她們可以有個人的選擇。除了導演的基本要求之外,她們可以自己選首飾,如果覺得不夠,還可以自己弄。我把整籃子的花朵和配件給她們,並說:『妳們自己挑,妳們知道自己需要什麼,在裝扮上多加一點個人風格,讓自己更有個性,更有內在的靈感,這樣更能展現服飾的美感。』昨天晚上她們的確做得很出色!」 


「當我第一次叫她們這麼做的時候,她們告訴我:『但是我們不習慣去要求。』我說:『為什麼?』她們回答:『我們習慣聽命於人。』我說:『不!這裡不這麼做,這樣妳們就變成木頭人體模型了,是嗎?變得沒有什麼感覺,因為缺乏內在的靈感和推動力,沒有樂於工作,只是像個機器般地做,這樣並不好!這就是我一直沒到更衣室教妳們裝扮的原因,因為要讓妳們有發揮創造力的空間。』」 


「即使是導演或任何人,他們問我才說,不問就不說,除非是一些非常特殊的情況,像是有些我所設計的衣服,有特定的頭飾或腳飾,要有特定的搭配,否則就不好看,但是其他衣服就可以自由搭配了。」 


「我讓她們自在,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,我才會指出來說:『不要這樣、不要那樣。』否則,我讓她們發揮自己的靈感,而且我會很謹慎地透過其他人給予指導,讓她們認為是自己做的。我很有技巧地在幕後透過別人來指導,讓她們自在,有自己的作法和想法,這就是昨天晚上她們熱淚奪眶而出的原因。以前的作法太呆板了,她們甚至不想跟你講話,因為這是她們的工作,而且她們也習慣了。有時很枯燥乏味,甚至必須穿著一些無趣的衣服,為了賺錢,她們必須這麼做。導演有時並不聰明,而且叫妳做什麼,妳就必須做,有時令她們感到很窒息,我了解這種感覺。」 


「昨天晚上她們表現得太精采了,不只是展示服裝而已,更展現出她們自己的風格和真正的美。她們跑來跑去,挑這選那,要更多的耳環,要更多的配件。我拿出我所有喜愛的珠寶首飾給她們使用,並親自幫她們戴上更多的飾品。在模特兒這一行很少由她們自己挑配件,但是她們很高興,而且深受感動,這都是我親眼目睹。她們來親吻我,並且說:『謝謝您。』因為昨天晚上她們感受到尊重和真正的關愛,而且滿心歡喜;我們給予她們真正的喜悅。」 


「時裝秀通常沒有像昨天晚上有那麼多的掌聲和熱情,好幾千人鼓掌,她們感動死了,覺得備受尊重,使她們的工作變得高貴,這是她們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工作真的很高貴。我說:『上帝賜給妳們美貌,應該好好珍惜,並且用它來美化世界,帶給別人最純真的喜悅。』於是她們都懂了(大眾鼓掌)。我想有時許多人把她們視為工具而已,沒有生命、沒有頭腦,什麼都沒有。但她們也是人,她們就是我們,是我們之中的一分子。」 

 

 

「因此當我們引導她們發揮最好、最高尚的品質,並提醒她們了解自己的高雅目的,她們就會滿心喜悅去做,所以昨天晚上才這麼美(大眾鼓掌)。如果我說這是一場世紀時裝秀,並不為過,對嗎?(大眾鼓掌)你們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這個世紀就快結束(師父及大眾笑),沒有競爭對手了!」

 

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SM天衣世紀之秀 P206 - 215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oceanhui的部落格

oceanh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