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神聖的浪漫 P. 247 - 252

 

圖:清海無上師1998年5月6日於韓國永同道場

師父敲鐘、擊鼓,主持道場啟用典禮 和國際禪五開禪儀式

 

 

清海無上師以英文講於韓國永同道場開幕典禮 1998.05.06 (DVD編號#618)今天的場合很神聖、很浪漫,我喜歡浪漫的氣氛。浪漫並不僅僅指兩個人相愛的氣氛,像男女之間的愛情;浪漫是一種很神聖、很高雅、很詩意的氣氛,當我們很有愛心、很平靜、很親切、很溫柔的時候,我們內心深處會產生這種氣氛,我們對身邊的人、事、物感覺都很美好,我們步履輕緩、談話優雅、思想高雅而有詩意,這就是我所說的浪漫。今天我們就擁有這種氣氛。


如同我昨天所講的,我認為在這個時代,我們擁有很多的便利,我們有飛機,有高級電子設備,讓我們可以互相聯絡,我們有電視,有各種各樣方便的工具提供給我們,讓我們能在很短的時間內來到這裡相聚,享受這一切的舒適。即使我們不能聚在一起,以後我們還可以在家裡透過錄影帶、電視、錄音帶、歌曲,以及我們自己頭腦裡的記憶系統來重溫這一刻。但是因為現代的高科技發展而損失了一點(如果不是損失很多的話)古代的浪漫氣氛,像我們的穿著、言行、思考、寫作,以及表達內在思想的方式,不再像古代那麼富有詩意、那麼從容自在、那麼浪漫!這就是我們有時所想念的,也是我經常想念的那種浪漫氣氛。然而此時此刻,我們把它找回來了。 
 

 

 

圖:清海無上師1995年4~5月於摩納哥

圖: 清海無上師1999年11月20日於土耳其1999中東暨非洲弘法

      
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拋棄了自己詩人的本質、浪漫的精神、以及與生俱來的內在美,或者到底我們對自己做了些什麼,以致於現代的人大多想的是金錢以及物質享受,而比較不注重內在美,甚至也不注重自己內在美的對外呈現,像端莊的衣著、高雅的步履、溫文爾雅的言談等等。現代人很難用溫柔悅耳的語調說話,就算我們想要這樣也不容易,因為別人都用粗俗急促的語調大聲講話。有時我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很失落,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樣的感受,我不只是有時,而是經常感覺這樣,尤其當我滿懷詩意和浪漫的心情,但又必須和比較沒有詩意或毫不浪漫的人相處時,我真的感到非常失落,也不知自己失落了什麼,只是很悲傷,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,生在一個不對的地方。我想你們有時也會有那種感覺,是嗎?確實有的!那我們為什麼不試著把浪漫找回來呢?不只是在我們打坐的時候,而也要在打坐之前、打坐之後、以及在跟人相處的每一刻。我知道這並不容易,即使對我也一樣。  
 
你們知道我寫詩,雖然我年輕時候的詩筆,也許不像我當時期望的和現在要求的那麼洗鍊、完美,那時所了解的也沒有現在那麼多,但在我內心深處,我是個詩人,我喜歡自己像詩篇,像綺夢,像羅曼史。但在很多情況下,我內邊的詩人會跑掉,因為無法忍受外邊現實世界的粗俗,於是我說話和做事的方式不得不和別人一樣。事後我靜下來時會覺得很傷感,覺得好像失去了一些自我,感覺好像我不應該做那些事,不應該說那些話,因為那不是真正的我,那不是我想要的方式。  
  
但或許你們會比較容易找回並保有自己浪漫、柔和、優雅、甜美的本質,因為你們並不太出名。我們最好能保有自己的真我,這樣才會更喜歡自己;別人喜不喜歡我們沒關係,但我們必須喜歡自己,這點非常、非常重要。不然的話你會痛苦一輩子,並總是帶著防衛心,任何事情都會傷害到你,就算人家是好意,你也會誤解,而給自己帶來痛苦,覺得自己很低微,這樣很不好。


圖:清海無上師2001年6月於美國佛羅里達小中心

圖:清海無上師1996年2月19日於福爾摩沙西湖 清海日國際禪四和慶祝活動


所以也許就從今天開始,在任何可能的時候,都要試著用我們想要的方式來展現自己,不要讓這個世界的習慣把我們拉到那種粗魯、粗糙、截然不同的氣氛中,我們在其中會感到很不舒服、很受限制、好窒息、好失落,而且常常會非常難過。當然,多半的時候,我們匆匆忙忙,講話粗枝大葉,對自己是比較方便。但任何時候只要我們能夠的話,就要儘量回到柔和、浪漫的一面,就像我們今天這個樣子,擁有浪漫的氣氛很好,不是嗎?這種感覺真的很棒。


所以人們才會墜入愛河中,因為戀愛時,我們講話輕柔,覺得神采飛揚。我們每天都可以自己創造這種浪漫的氣氛,放在口袋裡隨身攜帶,讓別人看到你們的時候,就像看到花、看到太陽、看到月亮,他們也會被那種浪漫氣氛所感染。 

 
 

 

現在想要找回以往那種詩意的氣氛並不容易,但我們有時還是可以嘗試改變一下,遠離每天的喧囂匆忙,遠離周遭的粗糙氣氛,重新感受自我,這樣也不錯,是嗎?

 

 

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神聖的浪漫 P. 247 - 252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oceanhui的部落格

oceanh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