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年輕的時候,我非常內向,不像現在說這麼多話,我很少說話,也不知道要說什麼。記得我告訴你們關於我先生和朋友的事嗎?他們每件事都可以聊好久,我總是希望我和我先生說話有他們的一半就好了,這樣會比較活潑,但我通常不說話,我不知道要說什麼。我真的改變了,變成一個不同的人,我不知道是如何發生的,但就是改變了。
(圖:清海無上師一九八0年代早期於歐洲)
 
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真我的創造源頭P.01-19
 
清海無上師以英文講於美國加州洛杉磯
1997.09.13 (影帶編號#602)


當我年輕的時候,我非常內向,不像現在說這麼多話,我很少說話,也不知道要說什麼。記得我告訴你們關於我先生和朋友的事嗎?他們每件事都可以聊好久,我總是希望我和我先生說話有他們的一半就好了,這樣會比較活潑,但我通常不說話,我不知道要說什麼。我真的改變了,變成一個不同的人,我不知道是如何發生的,但就是改變了。

甚至許多從前我在印度道場所認識的人,都很驚訝我竟然可以滔滔不絕地講經。當他們看到你們印在雜誌上的講經內容,或是有人給他們我的錄影帶,大家都很驚訝:「天啊!這個女孩,她講經?」因為當我在喜馬拉雅山或是在印度各地道場或是其他地方,我很少和人說話,甚至沒有親近的朋友,我總是非常安靜,對別人、對大眾很害羞。上帝改變了我,祂讓我變成完全不同的一個人。我從來沒有像這樣說話,我從來不知道怎麼說,我真的不會說話,從來都不會,我自己也很驚訝。

如果我們隨順上帝,祂就會這樣改變我們。只要完全信靠上帝之名、耶穌之名或佛陀之名,那麼每件事都會照它該有的樣子安排好。我們應該變得像小孩一樣,不要忘了我們內邊的「小孩」,祂一直都在那裡,任何時候我們呼喚祂,祂都會出來,祂會顯現出來,那就是我們的上帝本質、我們純真的天性。我們不應該擔心那麼多,不應該計較那麼多:「如果我做這件事,會得到什麼回報?」小孩不會這樣,小孩從不擔心明天。

 
(圖:清海無上師一九八0年代早期於德國)

聖經上也說一樣的事:「不要為明天憂慮,照顧好今天就足夠了。」「想想野地裡的百合花,是怎麼長起來!甚至是小草,上帝也會照顧它們,祂怎麼會不照顧你們呢?」但我們多數人不能變得像小孩一樣,所以我們才會有許多憂傷、許多問題。即使我們可以像小孩一般,但是我們的親朋好友不像小孩,這也會造成問題,會把我們拉回冷淡、令人窒息的世界。我們如果不像小孩一般,要生活在一起就會很困難。

像小孩一般,並不是說不負責任或是不做我們該做的事,而是滿懷單純的喜悅去做,沒有任何期待,因為認識了上帝的本質後,我們真的不用擔心。祂用七天造了整個宇宙,但是一團糟(師父及大眾笑)。不要告訴祂,好嗎?這只是我們之間一個不太好的笑話。也許祂應該花多一點時間;祂像小孩一樣,太匆忙了,用很快的方式創造了萬物,所以現在我們必須修補一點,沒關係!
 
(左圖:清海無上師1990年3~4月和西湖長住 於福爾摩沙屏東好茶春季閉關
右圖:清海無上師扮 「瑤池金母」(Queen of the River) 1990年3~4月和西湖長住 於福爾摩沙屏東好茶春季閉關)

事實上,祂是故意的,如果上帝把一切都造得太完美,那我們做什麼呢?我們會更無聊,沒有電影可看,沒有湯可以喝,每個人都不會餓、不會渴,不需要娛樂,不用做任何雕塑、繪畫或藝術品,因為每樣東西都有了,都很完美了,我們什麼都不用做。

是的,宇宙裡什麼東西都有了,一切已經很完美了,但有時我們選擇忽略它,選擇關上我們和完美之間的簾幕,所以我們會看到一些缺點、一些錯誤、一些不完美,這樣我們才可以創造新的,或做得像上帝原本造的一樣完美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身在這裡為人,否則我們真的不需要在這裡。

有時當我們入定,進入我所講的赤子般的境界,真正的像小孩、像天使、像上帝,完全沈浸在喜悅當中,四周的一切都不存在,那時我們真正知道萬事萬物都是完美的,我們心想事成;但是在那種境界時,我們將心無所求。你們都記得入定的時候,真的是好享受!
 

為無為

對有智慧、有打坐、像小孩般而且凡事信靠上帝的人而言,每件事情就像風吹過一樣,就像是日出、日落,沒什麼真正需要費力的。比方說那些專業畫家,他們畫一幅畫要花好多天或好多個星期,而我只花幾個小時,有時甚至只用半小時,看情形而定。我從來沒有學過任何繪畫技巧,甚至也沒有讀過有關繪畫的書,但外面的人還是喜歡我的畫,不只是我們自己人喜歡而已。

我並沒有下很多功夫,而那些專業畫家,大部分只會畫同一種風格的畫。有時候去看某個人的畫展,從頭看到尾,都是一樣的畫風,只是畫的角度不一樣而已。例如有的人擅長畫森林,陽光從樹葉間灑落,下方再畫個水池,他每次都畫這些,也許角度有些不同罷了。他將水池分成好幾部分,這張圖取左邊的景,那張圖取右邊的景,另一張則取中間的景。只要看到其中一幅畫,甚至不需要看署名,我也知道那是他的畫,大多數是這樣,我並不是說每一位畫家都是這樣。而且他花了許多時間去學習,才能畫這樣,也花了很多時間才完成那些畫,有些畫家就像這樣。

我不需要這樣,雖然我也可以再畫同樣的畫,但是我從來不想這麼做,畫一幅就已經夠無聊了,何況再重複畫一遍,我辦不到!你們能不能想像,整個輩子都在畫幾乎一樣的畫,而且花費那麼多時間,用盡你在這方面的才華與經驗。人們真的很有耐心和毅力,這我做不到,這會無聊到令我掉淚。再說,他們也賺不到什麼錢。
 
(圖:清海無上師1991年10月於日本)

我們之間有很大的不同,他們著重技巧與知識,而我畫畫則是很自然,像小孩一般,純粹是出於樂趣而畫,那時候我腦子裡沒有任何人,而且也完全沒有想到要畫些什麼,沒有任何固定的想法或是主題,我只是想到什麼就畫什麼,憑當時的感覺,覺得這樣很舒服。每當我完成一幅畫,我接連好幾天會好想去看它,一直到那幅畫乾了。有時候我出門,仍會想念它,想回去看它。

現在我長大了一點,不會再想念那些小事情,但是我以前會想念我的畫,你們信不信?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畫家都會想念他們的作品。也許你們不太能體會,因為大家對藝術的想法不同,當然每個人都不一樣。然而我剛開始畫畫的時候,不論你們認為那些畫有多爛,但對我卻意義重大,因為作畫的當時,我真的好快樂,看著它逐漸成形,我就開心了,我真的沒有花什麼工夫。

有時候或許要花點工夫,我告訴你們令我頭痛的事情是什麼,就是畫靜物,畫花、畫水果之類的東西,在描繪實物時,我會覺得很累,我想:「老天啊!難怪畫家們的作品那麼貴。」

畫水果還沒有那麼難,但是畫花真是難。我原本以為很容易,只要把花放在這裡,看起來很容易,就準備畫了,好玩嘛!哦!一點都不好玩,不像我自己創作那麼有趣。我在創作時,比較自在,比較樂在其中。但是當我開始畫花,就得要潤飾以及顯現其特色,真不敢相信!
 


我不知道其他畫家如何享受作畫的樂趣,因為當你必須去臨摹實物時,靈感就跑掉了。我必須留意花朵各個細微的部分,但還是無法畫得跟真的一樣。不過我畫得比較好看,因為我還加進了一些特色在裡頭,我並不想畫得跟真花一模一樣,而是想透過花來表達一些東西,這樣至少讓我在那些靈感和動機裡找到一些慰藉,否則我可能無法再畫這樣的畫。畫花好難,以前我從來不知道這麼難。你們欣賞梵谷的向日葵畫作時,別以為那很簡單,看起來容易,其實不然,或許對畫家而言很容易,我不曉得,說不定他們已習慣於描繪東西。

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任何非原創性的東西都會讓人疲累,這也是為什麼這個世界這麼累人,因為它不是原創的,它是真實世界的影子,而我們又必須依照習俗與規則做事,所以才令我們感到疲憊。開車讓我覺得很累,因為那就像依樣畫葫蘆。

每次講經時,我可以像現在跟你們講話一樣自然,沒問題;但是如果必須事先想好,並打草稿的話,哦,老天!我從來沒想過會那麼困難。其實我在學校的時候,作文並不差,都是得第一,我會寫,但我從來不想寫;除非學校規定要寫,我隨時都可以寫,很簡單。

如果要我們描述某件事物或是某個情況,那還可以,但是如果要描述上帝,事先想好,那就一點也不自然了。當我去歐洲講經時,要事先準備德文或法文講稿,真的好困難,尤其是很久沒有講那種語言,真的很頭痛。即使要用英文寫,我也會覺得怪怪的,覺得好假、不真實。
 
(圖:清海無上師1993年4月 於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1993年全球弘法期間)

以赤子之心展露創造才華

因為我們本來是造物者,是創造力與神性的光輝,任何強迫我們照章行事,跟著別人依樣畫葫蘆、模仿的事情,我們都不喜歡,那就像一部影印機,所以如果我們無法自然地展露創造力,善用內在創造的才華,我們會感到很累。因此這個世界上任何工作不論可以給你多少錢,還是會令人感到疲累。我了解並不是因為你們懶惰,或是你們不想工作,也不是因為你們不想貢獻,只是很多工作真的會把你們拉下來,把你們榨乾,因為做事必須一板一眼,有時候真的很單調乏味。有時我真為大家感到遺憾,遺憾我們不能夠跟小孩子一樣,即使我們想要這樣也沒辦法,有時候現實世界就是要把我們拉回到這個很沉重的物質境界,令我們感到好累、好累。即使有時候我們一天只工作四個小時,兼差而已,也會感到很疲憊,每天工作結束時,好像能量都被淘空似的。所以我們會變得比較緊張、愛挑剔,當然就不再天真無邪,對很多事情有一大堆先入為主的看法,也許後來我們會了解這些看法不見得都是對的,但也付出了代價。

因為每件事都狠很打擊在我們臉上,告訴我們:這個不好、那個不好,做事很難、賺錢不易,你必須去奮鬥、去爭勝,你必須這樣做、那樣做,才能夠出人頭地。有好多學校專門教人怎麼在最短時間內成為百萬富翁,如何不工作就可以賺錢。事實上並不是那麼一回事,我們真的不需要那樣絞盡腦汁,只要記得真我的創造源頭就可以了,然後我們就可以創造任何東西。
 
(圖:清海無上師1997年9月 於美國加州洛杉磯小中心中秋節慶)

事實上,能量可以造物,可以化現物質的東西。在西藏有一些傳統,有某些宗派教人如何觀想造物,也可以觀想任何你想到的人,你可以挑一個人,觀想他,然後複製一個,不需要那種複製機器,你可以靠自己的想像力。真的變出那個人之後,甚至可以摸到他,這樣也很麻煩。

但那還不是最高等的境界,所有神通都從那裡來。只要你夠專心,就可以觀想出任何你想要的東西,這只是舉個例子而已。像有位印度的古魯,他可以用一點點空氣變出東西來給你,他並不是騙人的,他真的有辦法,至少可以變出一些灰來。

這不是最高等的意識,就可以做這些事,那如果我們可以回到那個真正最高的源頭,那個創造宇宙萬物,小至微蟲,大至溫暖整個世界的太陽的源頭,以這用之不盡的力量,我們可以做更多的事呢!

對我們而言,如果真想要,也可以去試試看,但是必須記著內在赤子之心才是真正的上帝。「除非你變成如小孩一般純潔,不然你無法進入上帝的殿堂。」這句話就是告訴我們任何事情都要信靠上帝,唯有這樣才能真正滿足我們所有的期望,我們自然會遇到一些事情帶給我們快樂與利益,甚至不必刻意去做些什麼或努力什麼。
 
(圖:清海無上師1993年5月15日於韓國釜山1993年全球弘法)
 
所以我們要成為這樣的小孩,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,而是有智慧的小孩。我們變得很有智慧、很單純,因為當我們了悟一切,就沒有什麼是我們應該要了解的,沒有什麼應該要探究的,沒有什麼應該要知道的,所以我們才會如此心滿意足。因為至少我們知道不論發生什麼事都好,遇到什麼都好,上帝會安排一切,上帝是我們內在的主人,上帝就是我們自己,是一開始創造我們的那個造化力量,那是我們的一部分,那就是我們,永遠都是(大眾鼓掌)。 
 
(左圖:清海無上師1990年3~4月 和西湖長住於福爾摩沙屏東好茶春季閉關
右圖:清海無上師1990年3~4月 和西湖長住於福爾摩沙 屏東好茶春季閉關)
 
文章摘錄自清海無上師天藝- 真我的創造源頭P.01-19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oceanhui的部落格

oceanh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